Pecha Kucha

 

從不相信語言可以容納藝術,語言只屬一種悠久的文化產物,方便生活,而為了在presentation中方便說話, 他嘗試把自己的作品歸類,找到一本貌似歸納了由1980-2012的當代藝術主題-《Theme of Comtamporary Art》, 書把藝術分為十個大類別,以剔除法很方便便找到,原來自己的作品是屬於精神系(spirituality),其中有一組詞尤其準確-Harboring Doubt,何一直有意無意地留意予盾的事物,環繞著這個大方向,價值轉換、模凌兩可。穿梭神聖與現世、生與死、物料與方法,甚至關於藝術與否的問題。

 

 

認真的態度對代無關痛癢的切入點。

 

 

Maurice Merleau- Ponty 提到一個想法-"The Primacy of Perception"即感知直覺,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其實是抽象,世界於我們而言,是荒谬、不理性,(E.g.),但往往人對自然的反應都異常地自然(Kafka),因此我們有需要從我們已習慣地預設的日常跳出來,再一次提問與質疑。

 

 

以下是一些矛盾的視覺搜集。

圖一:小馬與大驢,常被混淆的一個物種。(why not lion &tiger?)

圖二:一件英國藝術家Ryan Gander的雕塑作品,視覺上承載著三個形態,木的原本樣貌、一個不能開的木櫃以及一個木制避孕套成為了木櫃的一部分。

圖三:關於一個老婦人眼見一幅19世紀的壁畫有剝落的現象,並擅自把他修復,結果當然與真跡有天淵的差異。

 

 

灰色地帶是我作品中重要的元素,除了扣連對荒謬與矛盾的中心思想,同時它能夠給予足夠空間開發想像力,

 

 

 

小孩擁有一種能承載矛盾的能力,他們是正在學習如何控制慾望的一群,心理上常與根本意願發生衝突,他們靜默、反抗、提出疑問,常在電影至藝術作品出現,如White Ribbon、Martin Honent的雕塑....,被利用來表達一種不穩定的狀態。

 

成長期,不穩定但真致,小孩的衝動與專一。

 

 

 

德國電影White Ribbon,導演Michael Haneke,

 

 

 

繪畫一般被解讀為一種再現的媒介,可是很大程度上畫面的構成是隨著畫家的直覺,呈現出來的象徵意義與恰在眼前的情感互相對立,成畫。

 

我喜歡繪畫的過程,因為我並不是一個能很快或很準確地就能把畫出來的人,我沒有正式的受過繪畫訓練和教育,尤其油畫,每次畫畫都有一種從新開始的感覺,既陌生又熟識。

 

 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9 by Ho Lok Chung

  • Facebook Clean
  • Pinterest Clean